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
出租屋肆意的疯狂作者:电脑华硕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想起那时候,我的性爱观是有问题的。我当时总执着地认为性和爱是分开的,跟自己爱的人做爱,是对爱情的一种侮辱。结果就这样,跟我喜欢的人在一张床上睡了一个礼拜,硬是没有进入她的身体,结果在一个礼拜后的一天,她就跟别人走了。那虽然不是我第一次失恋,但确实对我的性爱观有了很大的改变。花堪摘时直须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我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境界。

在她走后的一个多星期里,我关掉了QQ和MSN,彻底把自己关在忙碌的工作里。就在那个时候,鬼使神差地认识了嘉丽,或许是上天的安排,她发送一个给朋友的手机短信,居然发到了我的号码上。具体内容我记不得了,只记得当时我也很无聊地回复了。没想到这一来二去地,居然拿短信给聊上了。

后来短信聊来聊去,知道嘉丽是一名女导游,但接的团大多是本地那些老头老太太的省内一两天游的团,也很无聊。我当时因为女朋友的离弃,也很空虚,就也瞎聊开了。当时也很青春年少,什么话都敢说,她也不是很反感,偶然间似乎还有些撒娇般的言辞。我们两都在广州,虽然一个在北一个在南,相隔很远,但也很快就约着见面。

当时我在区庄工作,所以就约到东山广场见面。当然是男生要提前到的。在等待的过程中,我的心跳得很快,虽然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女网友,但却是第一次

见「短信友」。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,我一无所知,只在通电话时觉得她的声音很好听,感觉是个美女。不过这个规律在现在的网络世界,好似不成立,声音能欺骗死人,见面大多是暴龙,所以最好是视频、反复地视频后,才决定见面比较好。

「笑天!」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,我回头一看,亭亭玉立了一位美女。修长的身材,长发齐肩,柳叶眉,眼睛弯弯地,不笑都觉得很甜。白色的短袖小T恤,胸前耸立着两座小小的山峰,胸前挂着的手机一时碰到左边的山峰一时又掠过右边的山坡。小T恤显然遮不住她的好身材,纤细的腰肢露着,腹部很结实。淡蓝的牛仔短裙下,两条修长的腿,健美而白皙,没有穿袜子,白花花地只管露着。!

我看得不由得口干舌躁,不由得傻了,眼直直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「怎么,让你失望了」嘉丽笑眯眯地调侃

「没,没。」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赶紧调整情绪,「美女,一下子没、没认出来。」

我们在新大新逛了好一会儿,那时候我刚参加工作,也没什么钱,逛了半天,什么也没买。我那时好似什么也没看,一个性感美女在身边逛街的感觉很诡异:心里很冲动,但是又不好正眼直看她;想牵她的手,但初次见面就牵手,好似太直接了,怕破坏这种美好。倒是嘉丽很自然,时不时拉一下我的胳膊,拿衣服在身上比画着,问我好看吗我傻忽忽地只知道点头。她又笑我,说我平常在电话里不是挺能说的吗,怎么见了面话却少了呢

逛到七八点,才发现有些累了,还没吃东西,我们就找了家KFC吃洋快餐。这样侧着面对面地,我看着她的脸,聊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。她给我讲她导游的故事,我给她讲我在北方上大学的感受。这个时候我才慢慢放松下来,侃侃而谈的本性就漏出来了。通常遇见自己喜欢的人,词汇量会莫名其妙地增长的,我也如此。说到兴起处,她笑得东倒西歪,花枝乱颤,不时往我肩膀上倒。两条美丽的长腿也不时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让我的小弟弟不由得立正致意。

她笑的时候,不小心把一团纸巾掉到了地上。我弯下腰去拣,突然看到了她牛仔裙下的春光。两条白白的大腿间,一条丝质的白色小内裤。也不知道是光线的阴影,还是浓黑的阴毛,在内裤下面,黑黑的,让人无限遐想。

正当我迷恋的时候,她似乎发现了我的企图,把两腿并了起来。吓得我赶紧从桌子下面起身,胡乱地喝了几口可乐。

我看看表,快九点了,于是我提议,去我住所坐坐吧。

她看了看表,犹豫了一下,说好啊,但可能不能太久。!

我说我那有公交车直接到她宿舍,我等下会送她上车,保证她安全返回。

其实我当时就在暗暗高兴,晚上九点多,还能答应去我住所去,怎么得也得 十一二点才返回,要是那个时候还要返回,我自然可以以安全为由留宿她了。看着她高耸的胸部和美腿,我的小弟弟不由得又硬了

不过很快上车坐下,幸亏她没发现

我那时租的是一室一厅的小套间,厅里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摆。床、电脑都摆在里面的房里,我们聊了一会天,我又开电脑弄一些简单的游戏让她玩,她玩得很开心。我就在她身后指导她,离得很近,她的发香在我的鼻尖萦绕。发梢时不时掠过我的脸颊,痒痒的,让我恨不得一把抱住她,把她推上床,让我的小弟弟进入她的身体,让她在我的身下似痛苦似快乐的呻吟。当然,我的小弟弟已经很坚挺了,可能偶尔也会戳到她的后背,不过她也没说什么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一下子十一点多了,我装做很惊讶的样子:「哎呀,十一点多了,末班车也收了。要不今天晚上就睡这里吧,我睡地上,你占领我的床。」

嘉丽有些勉强,不过还是同意了,她说:「那你睡地上会着凉的,怎么好意思要不我睡地上吧。」!

嘿嘿,我心里得意极了!这真是一个很老套的桥段,没想到也达到了预期的结果。最后自然是两人约定梁山伯祝英台式地在一张床上睡下。!

嘉丽睡在我旁边,月光透过窗户,撒在我们身上。她冲完凉,穿着我的衬衫和球裤。没有戴胸围,高耸的乳房将我白衬衫撑得老高,顶端是尖尖的突起。一双玉腿,白净而结实,在月光下更加迷人。我知道她也没有睡着,我颤抖地转身过去,轻轻地抱着她。她的身子颤抖了 一下,也没有动。她的身体发热而滚烫,我能感受得到。

「你发烧了吗这么烫」我在她而边轻声地问到。

「没有。」她背着身,不看我,回答道。

我的双手开始慢慢地在她的皮肤上摩擦,一开始用指尖轻轻划过,接下来是用手掌轻轻摩挲,到最后,直接将手伸进她身上的衬衫里,轻轻地按摩着她的丰满而结实的乳房。

我的腿也不老实,在嘉丽的美腿上轻轻柔柔地蹭着。小弟弟也毫不客气地顶着她柔软的臀部,时不时地隔着裤子滑进她的屁股股沟里。

嘉丽的唿吸急促而明显,但就是不说话。我终于控制不住了,我轻声说:「嘉丽,我想要你。」

嘉丽说:「不行,不行,我们才第一天见面,这太快了……」

我还在坚持,手脚也没有停止对她的爱抚,唿吸在她的耳边。#

嘉丽也快受不了了,「笑天,你别这样。再这样下去,我会受不了的。」

我说:「亲爱的,我受不了了,我控制不住自己。」!

嘉丽喘息着说,「要,要不,我给你出去找一个,一个发廊小妹回来,让你解决……」

我用指尖,摸索着她的乳尖,不断地划过,「那怎么行,我又不喜欢。」

「嘉丽,我喜欢你。」

嘉丽好似下了很大决心,突然转身过来,扑在我的身上,压住了我的身体,吻住了我的唇。

她的唇湿润而火热,舌头好似一条灵巧的小蛇,伸进我的嘴里。我一口含住她的小舌,贪婪地吮吸着,一时间,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。身体也好似漂浮在白云之间,软绵绵的。

我颤抖地解开她的衬衫纽扣,她的酥胸就跳动地展现在我的面前,我轻轻地用嘴唇含住那粉嫩的花生米,吮吸,抚摩着另一座小山峰。她开始轻声呻吟,当我褪去她的内裤的时候,她扭动着身子,轻轻抬起腰肢配合着我。!

我的双手沿着小腹,抚摩到大腿根部,湿漉漉一大片,有点黏煳。虽然我当时性经验也不是很丰富,但阅读过多篇成人小说的我,也知道她已经完全准备好了。

我立刻起身,跪到她的双腿之间,分开她的双腿,扶着坚硬的小弟弟就要往里面挺,心里十分急切地渴望进入她水蜜桃一般的身体。可是几次都不得而入。她轻轻地拍了我一下,似是抱怨我。接着用手扶住我的小弟,牵引到一个温柔的地方,然后松开,在我屁股上轻轻地按一下。我自然知道她要我做什么,我轻轻一挺,感觉进入了一个奇异的天地,嘉丽也是娇喘一声。

温暖。湿润。挤压。弹性。蠕动……

我不得不感慨自己的词汇量太小,不知道怎样来表达,总是词不达意,无法表达我亲身真实的感受。我似乎感觉到夏日的炎热中一丝甘甜的泉水,一片甜得透心的西瓜,一只伏在树上长鸣的知了。让我觉得很舒服,又很躁动。!

我开始在那片温柔乡里抽插,开始有些紧,接着水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顺了。嘉丽的喘息不知道何时开始转为大声呻吟。伴随着我的抽送,似痛苦,又如同欢娱。

我的手也没有闲下来,不停地在她的耳边、洁白的颈部、胸前抚摩着。我记得好似书上写过,做爱的时候不要忘记爱抚。而她似乎并不在意这个,开始用手扶住我的大腿,配合着节奏摇动,甚至有些引领我幅度更大些更深入些

光下反射着淫靡的光。!

我们没有去改变什么身位体位,只是单调地重复着传教士式的男上女下的抽插。所改变的只是抽插的频率,以及每次抽插拔出来的深浅。我不断地变化着频率和深度,感受着她对其的敏感程度。

这是无比新奇的体验,原来当阴茎进入真正的女子的体内,和自己的左右手的上下撸动,是如此截然不同的感觉。!@#$&*wersdxvop

我觉得自己好似一个体力工人,不断地来回抽送,强劲地犹如将木桩打入密实的土地。

又如同一个指挥家,身下的这个女子,根据我的指挥棒,或快或慢或呻吟或尖叫地配合着我的指挥。

嘉丽的反应越来越强烈,我都能感受到她髋部的骨骼和肌肉的变化。她的头拼命后仰,把胸往前挺着,乳尖变得十分坚硬,好似两颗草莓

面部表情也因为强烈地痛苦状而变型,在嗓子眼里挤出一丝丝撕心裂肺的呻吟。

她的两条玉腿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架在我的屁股上,不断地夹紧。

她的私处由刚才的泥泞突然好似变成挤奶器一般,加紧和蠕动,压迫着我的阴茎。让我感受到想爆发又不能爆发前那种莫名的欢愉

「笑天,快,快,快!我要……」

嘉丽用手捶打和抓挠着我的肩膀,大声喊叫。

我用手从抱住她的后背,将她的上身托了起来。也拼命地把阴茎塞入她的身体,深处,不断地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@#&

伴随着嘉丽的嘶喊,我终于把一股股滚烫的浓精射入了她的身体深处。

两个汗水淋淋的躯体,无力地瘫倒在床上,大声地喘着粗气。我趴在她的身上,久久没有离开

她也沉默,用手轻轻地抚摩我的背,在我耳边轻声说:「让我们好好珍惜对方,好吗」

我没有说话,只有拼命地点头

那一夜,我们似乎都没有好好睡,折腾了两次。两次都是很疯狂、很肆意、很彻底地进行着,最后精疲力尽时,天已微微亮了。!

到最后,我们也没能好好珍惜住对方。第二天一大清早,我还傻傻地按时起床,去上班,虽然走路都得扶着墙,但还是去了公司。把嘉丽一个人留在屋子里,我跟她说她走的时候自己把门关上就可以了。中午,我在公司给她打电话,叮嘱她记得吃药——其实我当时的本意是提醒她吃点感冒药,毕竟一夜的疯狂,汗湿了几身,又没有记得盖被子,很容易感冒。可她确理解成了我让她吃紧急避孕药,这让她很伤心。最后这段感情无疾而终,后来虽然通过几次电话,她却再也不愿意见我。

在某个深夜,月光再次从窗户中照进来的时候,我会不由得想起嘉丽,虽然这个时候,不知道她在哪个怀抱,不知道她是否也和我一样,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夜晚在出租屋里肆意的单纯疯狂

      【完】